周黄不足ˊ_>ˋ

【顾韩】手下留情02-03

*是的我知道你们肯定忘了前文是啥,因为我自己也忘了[doge] 


*just自娱自乐


*依然洒狗血,oocx3



前文指路00-01



02



冷,顾飞先是感觉到了冷。



这也难怪。


毕竟,在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夜里,一个人既没有遮雨的斗笠,也没有避寒的蓑衣,而是独自一人走在晦暗的山道上。就算他再是武功高强,内劲绵长也无用。


顾飞觉得很奇怪,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于是他只好拢紧身上早已被淋透的黑衣,小跑起来。



山路泥泞,又崎岖不平,这么一路跑下来,脚上的鞋子早已烂得彻底。好在...

【苏紫】小段子

*复健小段子,自娱自乐

*我不管我就是要打苏紫tag


*设定紫胤=紫英

*********************************

百里屠苏小的时候,也是怕苦的,那时的他还未练成如今这般八风不动的木头脸。

那阵子是他刚被紫胤真人带回天墉不久,体内的煞气骤然冲撞上天墉城经年累积的清正之气,虽不致命,但也搅得他心气浮动无法安睡。是以白日里总显得脸色苍白,气力不济。

那些独自一人辗转难眠的夜里,百里屠苏就披上外衣,偷偷跑去窗户边上。

他住的玄古居离紫胤真人的住所不远,隔窗能望见那里长夜不熄的烛火,明黄的光氤氲成一片,在这清清冷冷的高山之巅,看着便令人心生暖意。

他那会儿毕竟...

【刘黄】夙愿

*just自娱自乐

*OOC OOC OOC

*不虐小别哥【信我

****************************

情况有点糟。刘小别想。

可以的话刘小别真心希望一直这么静静躺着,最好能把身边人微翘的睫毛仔仔细细、来来回回数上几遍,虽然这听起来有点蠢。如果他不是正处在“一觉醒来发现暗恋对象一丝不挂躺在身边且自己也近乎全()裸”的状况下。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在堪堪清醒的那一刻就由于接收到视网膜传来的、某人毫无防备的睡颜而彻底宣告罢工。更不要提某人露在被子外的半截脖颈上甚至还留着不少暗红的痕迹,衬得本就白皙的肤色更加诱人。

天哪刘小别你简直是个禽兽。

刘小别捂着脸...

【顾韩】手下留情00-01

*just自娱自乐

*洒狗血ing

*oocx3


00


暮秋时节温度已经很低,夜深露重,和厅内的温暖舒适截然不同。顾飞却不甚留恋,只是随意拢了拢风衣领子,任由迎面而来的冷风吹散他鼻尖萦绕不去的香水醉意。

自从陈家那小子也有了孩子后,自家老爹那颗渴望抱孙子的心就按捺不住了。但凡像方才结束的这种能结识佳人的宴会,顾家巴不得天天派他出面。即将奔三的顾老师深感年轻不再,经不起如此折腾了。

他单手揉着太阳穴,想到过几天就该开学了,正好拿学生体测的事情挡一挡。找女朋友什么的还是先放一边吧,妨碍什么都不能妨碍祖国花朵的身体健康不是?


拉开车门,顾飞长腿一伸钻...

【周黄】踏火 02

01

*just自娱自乐 OOCx3

*#不造会不会有下一章系列#

*发出来是为了督促自己

*不要相信前一条


02


后来周泽楷躺在宿舍的床上回想起来,确信在自己扣下食指扳机的那一瞬间,黄少天是真动了杀心的。然而他颈上的伤口并不深,形状狭窄而细长,比起被剑刺伤,更像是匕首之类的划伤。

这样轻薄温柔的伤,用不了三天就能痊愈。

他用手指细细抚上颈部。那里早已结了痂,微凸起的半圈细痕比起周围的皮肤要烫上些许,呈现出一种柔和的红色,稍一使力按下去的时候会痛,但是那疼痛并不尖锐。

就像黄少天给人的感觉,看上去炽热明亮,总担心离他太近被灼伤,但内里其实是相当平静...

#周黄#

黄少天回头冲他笑了一下。

该如何,形容那一瞬间心头的颤动?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棵沉默无言的树,当清晨第一缕曙光透过云层,当那只音色清脆的鸟儿轻巧地落在它最高最嫩的树尖上时,沿着枝头传递而来的轻颤一样。

【周黄】踏火 01

*just自娱自乐 OOCx3

*会有下一章,大概不会有下下章

*发出来是为了督促自己

*不要相信前一条


01


子弹飞掠过发梢,高速旋转的气流带起侧脸一阵灼烧般疼痛。来人趁势扭身甩出匕首,却被同一时间掷出的枪柄砸开。

他们就像各自的武器那样狠狠碰撞在一起。

“喂!学生仔,老师没教过你什么叫做尊敬长辈吗?”是一把相当富有朝气的清亮嗓音,偏偏语气不善。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被人如此直白地、毫不留情地当面嘲讽。

彼时对方冷蓝色的剑刃离他颈动脉只有零点一公分距离,而荒火的枪口直指对方眉心。

远程被近身,不利。

“先来后到。”

周泽楷平静地扣下扳机,枪响。...

【卢黄】沸腾

*时间线大部分于十二赛季末 很乱 不连续_(:з」∠)_

*小卢17岁的年龄设定有参考wb上的全职人物年龄整理,私设黄少26岁。

*just自娱自乐 oocx3  


1.

卢瀚文的流云是个剑客,而且使用的是重剑。放眼职业圈甚至整个荣耀圈,重剑剑客的比例一向偏少。例如现今登顶封神的剑客角色夜雨声烦,使用的武器就是光剑蓝雨。

角色和武器的选择与一个人的个性有很大关系。比起光剑的轻巧灵动,卢瀚文更喜好重剑的沉稳有力。不夸张的说,每次挥舞起焰影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和流云是一体的。剑锋扫过的弧度,剑身荡开的空气,剑尖刺中的对手……这些细小的颤动透过角色传递...

【孙翔x黄少】accident

*just私心刷刷甜品

*私设多 OOCx3

*后续未定


黄少天在满记看见了孙翔。

下午两三点,恰好是营业淡期。

S市素来天气多变,先前还算明朗的天色此刻蒙着层厚重的铅灰,像是下一秒就会有大颗大颗的雨滴落下来。即使附近小有名气的商业街上此时也没什么游客,仅有的几位路人皆是形色匆匆。

也多亏这忽如其来的暴雨前兆,只在颈间松松垮垮围了条浅棕色围巾的孙翔这么一路走来竟也没被人认出。

他其实就是闲着无聊又不想打扰队友训练,独自出来逛逛而已。尽管已在S市呆了不算短的时日,孙翔还是未能习惯这里画风多变的天气,而他又是个不爱看天气预报的主。随口说起要出门的时候,队里谁也没想起提醒他随身...

【叶修单人】小段子

*还是段子_(:з」∠)_

*依然自娱自乐

*全是私设 ooc ooc ooc




 墨色的战矛一抖,划出一个半圆。

 又是一圈人齐齐倒下。

 他的矛尖落下一滴血。

 他的眼睛映着雪亮的光。

 谁都觉得他应该已经死去。

 在几百人的围攻之下,纵是绝世高手也不能活。

 然而他还立着。

 浑身浴血,遍体鳞伤。

 他的人和他手上的战矛一样笔挺地立着。

 他已力竭。

 那一记霸碎本该扫出一个浑圆。

 然而只要他还拿着...

1 2
© 负羽 | Powered by LOFTER